她在接受明尼苏达公共广播电台《市场》(Marketplace)节目采访时表示:“我怀疑他是否能够明确知道,美联储的目标是实现就业最大化和物价稳定,而这正是国会赋予美联储的目标。”她还表示:“特朗普所说的关于美联储制定汇率目标要为了支持他的贸易计划,或者可能是为了美国的贸易平衡的话。我认为能做出这样的评论说明他缺乏对美联储对经济的影响以及适当的政策目标的理解。”

编者按:特斯拉终于交货了;Uber对市场的不断“蚕食”,宝马奔驰终于忍无可忍,开始联手“抗曹”。这些行业巨头的最新动向影响的不仅仅是公司本身,对汽车行业的带来的影响也是深度的。